吉林市民政二维码点击收藏设为首页

民政为民、民政爱民

谁该为婚姻登记档案错漏埋单---《中国民政》杂志

来源:   时间: 2017-08-14 12:42
    案例

  海南罗女士和香港李先生于1973年结婚。1982年,罗女士申请赴香港定居时被公安机关收去结婚证。罗女士在香港定居后与李先生感情不和欲离婚,因无结婚证香港婚姻注册处不予办理离婚手续;1987年,香港婚姻注册处出具证明给李先生到海南省琼海市与陈女士办理了结婚登记;1991年,罗女士又和苏先生向万宁市人民政府申请结婚登记,万宁市人民政府婚姻登记处核发了结婚证。19998月,万宁市民政局就罗女士与苏先生结婚证的效力问题请示海南省民政厅,海南省民政厅批复称罗女士与苏先生的结婚证属无效证件。根据批复,万宁市人民政府出具证明书称:“查找原始资料,199116日苏先生和罗女士结婚证件(字第028号)没有档案记载也没有记录底卡;苏先生、罗女士的结婚证件属无效证件”,该证明未送达给婚姻关系当事人罗女士和苏先生。之后,海南省民政厅根据第三人(黄某)的请求,书面答复称罗女士与苏先生的结婚证件属无效证件。

  罗女士得知上述证明书和答复书后,便向万宁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一审判决认为,被告海南省民政厅和万宁市人民政府将结婚证没有档案底卡记载、编号重复的责任归责原告罗女士,并以这种理由确认结婚证无效属主要证据不足,遂撤销被告万宁市人民政府的证明书和海南省民政厅的答复书。海南省民政厅和万宁市人民政府不服万宁市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均以罗、苏的结婚登记没有档案记载、所登记的日期与证号互相矛盾为由,向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香港婚姻注册处给李先生出具证明使其回海南省琼海市与陈女士办理了结婚手续,应视为李先生与罗女士已事实上解除婚姻关系,且苏先生已经死亡,上诉人对已终止的婚姻关系认定无效无法律依据,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中,罗女士在没有办理离婚的情况下, 以欺骗手段到万宁市民政局取得与苏先生的结婚证,违反了我国婚姻法等有关规定,应宣布该项婚姻无效,收回已骗取的《结婚证》,并对责任者给予批评教育。触犯刑律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此外,二审法院认为,罗女士虽未与前夫李先生办理离婚手续,并于1991年1月与苏先生在万宁市人民政府婚姻登记处办理结婚登记,但在此之前,其前夫李先生已于19873月凭香港婚姻注册处出具的证明回海南省琼海市与陈女士办理结婚手续。因此,罗女士与李先生应视为事实上解除婚姻关系。对此,笔者不予认可。法律上承认事实婚姻,但不承认事实离婚。

  在本案中,万宁市人民政府宣布罗女士婚姻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即上诉人不能以没有婚姻登记档案记载、没有登记目录为由否认其核发结婚证的事实。没有档案记载、没有登记目录是其内部自身管理混乱造成的,与婚姻当事人没有任何关系,其责任应当由婚姻登记机关自行承担。首先,罗女士和苏先生的结婚证系万宁市人民政府核发,被告万宁市人民政府将该结婚证没有档案底卡记载、编号重复的责任归责原告,并以这种理由确认结婚证无效属主要证据不足,且没有法律依据。其次,婚姻关系双方是特定的主体,结婚或者离婚只能由男女双方自己决定,上诉人对第三人(黄某)申请确认罗女士和苏先生婚姻登记无效作出答复且没有告知婚姻关系当事人,于法无据且程序上违法。再者,苏先生当时已经死亡。依照我国法律规定,苏先生与罗女士的婚姻关系已自然终止。上诉人对已终止的婚姻关系认定无效没有法律依据。

    启示

    谁该为婚姻登记档案错漏埋单?不管是结婚登记还是离婚登记,都有婚姻登记档案为证,但现实中经常出现婚姻登记机关将婚姻登记档案出现错漏的责任归责于婚姻当事人的现象,企图逃避自身的责任。然而,这种逃避责任的做法只能是婚姻登记机关的一厢情愿,于法无据,法院最终也不会认可。随着民众法律意识的不断提高,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一旦违法或程序上存有瑕疵,即可能引发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笔者建议,婚姻登记机关应特别注重日常的婚姻登记等具体行政行为,进一步完善婚姻登记档案管理制度,加大对婚姻登记员的婚姻登记业务培训和法制教育力度。出现婚姻登记档案遗失或错误时,应及时纠正,并严肃追究婚姻登记员的相关责任。根据我国《婚姻登记档案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一、第二项之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及时将办理完毕的婚姻登记材料收集、整理、归档;应当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制度,确保婚姻登记档案的齐全完整。既然是应当,就是法律赋予的一种责任和义务。婚姻登记档案如出现错漏,自然应由婚姻登记机关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此外,婚姻登记机关面临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时亦无需排斥,而应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之原则,积极应对。(作者:雷敏)